一纸之隔候灵归

脑洞 渣攻贱受

今天历史课上学了吴王夫差和越王勾践。。。

当时脑洞一开 ╮(╯▽╰)╭~~~

好吧。。。还是没有狗胆子去意淫历史人物

算了 

要不然这样

年下野心貌美攻X老谋深算卑微受


受在战场偶然遇见身为敌首的攻 一时间惊为天人 

受本想停战

但攻的死鬼老爹持续作死

败了

为求自保

将自己的儿子送去当人质

受太喜欢攻了  为了讨好攻主动做下面的

天下都心知肚明攻是受的男宠 

但他们看不到也不敢看的是受在攻身下承欢的媚态

攻还年轻 比受要小七八岁 他还太年轻了

他高傲 他冷漠 他无视受对他的一切讨好

他本该如此的 

他唯一不该的是 他动了心

更可怕的是 他没有察觉

他开始期待他们的未来

创建他们的未来

攻利用受对他的信任 拿到了虎符 拿到了情报 为他的军队铺平了路

开战了

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毫无悬念

攻胜了

受的国家亡了

他那么的聪明 却被受宠到不知感情

不知道被心爱之人背叛的绝望

也未曾想过

那个与他同床共枕十多载的人 

那个陪他从少年走到青年的人

可以那般决绝

受死了

自杀

殉国也殉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他们看不到也不敢看的是受在攻身下承欢的媚态  好吧OTL是公子恒大大的 男宠 里面的 我借鉴一下 侵删

热得过早的天气和刺眼的阳光将柏油路晒到融化,我疲惫地走在路上,感谢出墙的树,茂密的枝叶为我提供能够残喘的阴凉。两条腿机械地移动着,每一步就像钝刀,一下一下,慢慢地,剜下我的肉。我想停下来,我想转身看,我想回去,回到学校,回到过去,回到离分别还有很远很远的时候。但前方不只有等着我的母亲。我只能忍下剜心的痛,等待伤口滴下红色的血,流出白色的脓,结起黑色的痂,假装忘掉痛,忘掉悲伤。

原来毕业真的会痛的╮(╯▽╰)╭

主燕子。。。但这篇是耀湾 米湾 OOC

突如其来,我的母亲再婚了,与琼斯,那个蓝眼睛的美国人。

当我父亲得知这件事时,他正在为我梳头。并不复杂的的团子头,他却梳得格外认真、温柔。

我的父亲是个温柔的男人,温柔而多情。我数不清他有几段山盟海誓,但我相信,他每一段都进行得认真、投入、彬彬有礼,然后毫不留情地抽身而出。

我的母亲——老实说,我并不了解她,从出生起我就与父亲一起生活,被父亲照料得很好,几乎不与她见面。但从我为数不多的印象中,她是一个优雅却又至极天真的女孩。是的,女孩。她柔软的身躯中藏着那股天真的倔强。那是我嗤之以鼻,觉得愚蠢,却又没有的。因为这股倔强,她与我那风流的父亲离婚,不愿做深闺中的怨妇;因为这股天真,她嫁给琼斯,不在乎自己是否是棋盘中的棋子;她活得随心所欲,自由自在。

而我父母的结合,一开始的确是父母之命,但我的母亲到底还是爱上了我父亲那张清秀到阴柔的皮囊,我的父亲也对那双琥珀色眼睛里罕有的天真感到稀奇,于是他们相爱了。我的母亲当时多幸福啊,王子公主,门当户对,并且互相爱慕,多温柔的故事。可惜他们没能永远过着幸福的生活。已经成为皇后的公主在丈夫的衬衫上发现了令人心碎的口红印,从此他们分道扬镳。


——————————————————————————————




  • 鬼知道这是什么。。。人物OOC到我都不好意思说是同人了。。。已经是改到真爱都认不出了。。。标签就写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