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弓 隐枪弓 ABO 脑洞

事后

EMIYA将头埋进床单不去想那股石楠花的气味从何而来,虽然不想再说话,但他认为还是得去确认某些事。

“所以——”少年的声音因为之前的呻吟而沙哑,闷闷地传出,

“你是我的alpha吗?”无人回应。

“那么你是爱尔兰人吗?”那位恶德神父曾做过预测。

依旧无人回应。

少年放弃了询问,放任意识渐渐涣散......

在被睡意完全吞噬之前,他隐约听见那个金发男人的只言片语,

唔,好像还蛮好听的,不知道他笑起来怎么样......

王停下对手中宠物的慰抚,嗤笑一声,

“farker对狗可真是一往情深。”

━━━━━━━━━━━━━━━━━━━━━━━━━━━━━━━━━━━━━━━...

脑洞 渣攻贱受

今天历史课上学了吴王夫差和越王勾践。。。

当时脑洞一开 ╮(╯▽╰)╭~~~

好吧。。。还是没有狗胆子去意淫历史人物

算了 

要不然这样

年下野心貌美攻X老谋深算卑微受


受在战场偶然遇见身为敌首的攻 一时间惊为天人 

受本想停战

但攻的死鬼老爹持续作死

败了

为求自保

将自己的儿子送去当人质

受太喜欢攻了  为了讨好攻主动做下面的

天下都心知肚明攻是受的男宠 

但他们看不到也不敢看的是受在攻身下承欢的媚态

攻还年轻 比受要小七八岁 他还太年轻了

他高傲 他冷漠...

热得过早的天气和刺眼的阳光将柏油路晒到融化,我疲惫地走在路上,感谢出墙的树,茂密的枝叶为我提供能够残喘的阴凉。两条腿机械地移动着,每一步就像钝刀,一下一下,慢慢地,剜下我的肉。我想停下来,我想转身看,我想回去,回到学校,回到过去,回到离分别还有很远很远的时候。但前方不只有等着我的母亲。我只能忍下剜心的痛,等待伤口滴下红色的血,流出白色的脓,结起黑色的痂,假装忘掉痛,忘掉悲伤。

原来毕业真的会痛的╮(╯▽╰)╭

主燕子。。。但这篇是耀湾 米湾 OOC

突如其来,我的母亲再婚了,与琼斯,那个蓝眼睛的美国人。

当我父亲得知这件事时,他正在为我梳头。并不复杂的的团子头,他却梳得格外认真、温柔。

我的父亲是个温柔的男人,温柔而多情。我数不清他有几段山盟海誓,但我相信,他每一段都进行得认真、投入、彬彬有礼,然后毫不留情地抽身而出。

我的母亲——老实说,我并不了解她,从出生起我就与父亲一起生活,被父亲照料得很好,几乎不与她见面。但从我为数不多的印象中,她是一个优雅却又至极天真的女孩。是的,女孩。她柔软的身躯中藏着那股天真的倔强。那是我嗤之以鼻,觉得愚蠢,却又没有的。因为这股倔强,她与我那风流的父亲离婚,不愿做深闺中的怨妇;因为这股天真,她嫁给琼斯...